最美勞動者候選人——遲春喜
[ 作者:馬藝璇、朱明菲 來源:哈工大(威海)新聞網 瀏覽:5023 錄入時間:2016年04月09日 ]
 

辛苦沉澱的微笑

記憶中曾經好奇地窺探過那間電力輸送的屋子,從窗户只能看到幾台大機器,有時會聽到一點響聲。對電總會有點恐懼,便快步走開了。

真正走進電力維修師傅們的工作室,遲春喜正坐在一個小沙發上休息,穿着藍色的工作服。得知要接受採訪,他站了起來,有點緊張地微笑,這樣的微笑給人一種平淡卻認真的感覺。

就是從這間小小的的工作室出發,他和班組的幾名成員親手維護着整個校園的電力網絡。從教學樓到公寓、家屬區,從道路兩旁的路燈到教室裏的吊燈,“沒有具體的分工,哪裏有活我們就去哪裏幹。”

電力維修,是離危險最近的工作之一。當問及工作中是否遇到困難時,他遲疑了一會,笑着説困難肯定是有的,就想辦法解決吧。工作中遇到的具體事情也許都已經很難回憶起來了,發生的故事在他看來也不覺得驚險,只是工作的一部分。的確,每天直接面對危險的維修工作的人與習慣了健全的基礎設施的人對於危險與困難的定義早已不同。高壓電纜、大大小小的電力難題,從沒有辦法解決卻必須要面對,到變為將危險視為常態。

早上8點到中午11點半,下午2點到晚上5點半是他的工作時間。但如果遇到緊急情況需要搶修,便沒有了固定的工作時間。“只要有任務,就是我們的工作時間。”

在採訪中總好奇這樣帶有危險性的工作具體需要怎樣的安全措施,遲師傅介紹説: “在修理中只要按照操作規程,就不會有大危險。”他們的工作是嚴謹而有條理的,複雜的電纜電線檢修,如果按照規程一步一步進行操作,就會避免很多不必要的問題。如果説將辛苦化為常態的工作態度是日復一日維修中的源動力,他們的技術也成為在危險的維修工作中最堅實的一道防禦,擁有熟練的操作與豐富的經驗,令人頭疼的電力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冬天是狀況頻出的季節。降温、大風和雪使得本來就艱難的維修工作變得更加棘手,而往往這時候校園中的路燈很容易被吹壞甚至被吹斷。“這樣就很危險了。”遲師傅少有地將這種事情列在危險“名單”上。雪化了就變成水,會有漏電的危險;天氣寒冷,手如果凍僵了會增加操作的危險。因此,大雪紛飛天氣惡劣的時候,也是電力設施最容易出問題的時候。“總要想辦法解決的。”這句話背後隱藏的辛苦與波折,雖然孫師傅沒有詳細説,但我們也能體會到。

狀況總是挑最困難的時候出現,比如説夜晚。電力維修的辦公室每晚上都有值班的人,有情況隨時處理。在不瞭解他們的工作時,很難意識到我們每天規律的生活,習以為常的打開電燈、電腦,這些便利的條件都是由電力維修的師傅們在大家早已休息時仍默默辛苦工作所維持的。

遲師傅工作之餘也會在辦公室休息,“也不是每時每刻都有活幹,沒活的時候就歇一會,有活了就隨時出發。”每次的報修電話都有記錄,本子上記錄了師傅們每天的工作與生活。從1997年開始做電工,來學校工作也有11年了,遲春喜的大多數日子都是這樣度過,危險已成為習慣,平淡卻一直堅守。

記者曾聽同學反映過有時設施檢修不及時,遲師傅解釋主要是因為缺少材料。“材料的使用需上報,自然需要一定的時間來聯繫供貨,不過最遲只耽誤一兩天,一般就會抓緊時間修好的。”

“挺熱愛這個工作的,不熱愛的話就不會幹了。現在身體也行就繼續幹吧。”回想自己的工作,遲師傅直率地回答。

午休的時候,在路上碰到遲師傅,他仍穿着藍色的工作服。夕陽裏的工作服很好看,陽光中也隱約看到採訪時未注意到的他鬢間的白髮。

當再一次想要抱怨教室的某個燈不亮時,想起遲師傅可能接到了報修電話趕來維修,想到我們舒適的校園生活是由他們悉心維護的,眼前暫時停電帶來的焦躁也許會換成另一種心情吧。

·學生記者 馬藝璇/文 朱明菲/·

相關新聞